首页拍卖交易艺术家资讯论坛价格收藏大全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蘇詞辨正之四:大江東去

  (一)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念奴嬌

  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

  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

  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

  驚濤拍岸,

  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

  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謹當年,

  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www.findart.com.cn

  羽扇綸巾,

  笑談間、檣艣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

  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

  人生如夢,

  一樽還酹江月。

  詞是上繼樂府的流風,下承律詩的餘烈而發展起來的詩體,所以有詩餘之稱。它本來是歌詞,所以宋人也稱它為“曲子”,只是它的文學氣息比之單純的曲詞更加濃厚。詞既為聲學,可說是音樂文學,作為一種文體它必須具備一定的格律程式,詞律便有兩義,一為詞之音律,二為詞之格律。詞就格律言大約與詩律相同,但是更精嚴,因為還要符合音律,因為詩律只講語言的平仄,而詞律則更進一步要求講四聲,詩律一般沒有音樂上的具體要求,但詞律則講求宮調的選擇、聲韻之陰陽、輕濁及喉唇舌齒牙五音等屬於音樂範疇的要素,因此詩律相較便簡單,僅有語言上的約束,詞律則複雜的多。www.findart.com.cn

  本來歷代詞論家對於詞律的說法仍在爭論不休,並沒有一個確定的標準。而詞的文學格律到底靠什麼來決定也沒有定案。

  古人詞之樂譜經已失傳,即使明清所謂的詞論家也不復分辨,更遑論今人,他們所謂的格律多數儘是指平仄句讀韻腳而已,與古人詞律實在是大相逕庭,因此歷代詞話所謂的協不協律的問題其實大都只是論家自己的臆測。

  在詞的成熟年代即宋人那裡詞律與詞意與內容是互相兼顧的,出自本心、出自天籟、自然合律,故所作詞才高,但是,即使是宋人要做到也並不容易,即使精通音律的詞家也不是每一首都可做到盡善盡美。www.findart.com.cn

  所以即使列舉古今詞作做一統計,也不過只是一個參考,蓋宋人不言詞律而其詞自有律度,宋代以來詞樂漸漸失傳,後世只能依靠前人作品的字句平仄等文字信息間接的探討其與音律的關係,這樣得出的所謂正格、別格也多數儘指文學格律而非古人的音律,古人詩韻相對簡單,做詩態度認真,要求便嚴,而詞韻是為合律順腔以便席間傳唱,詞韻要求實寬,了解這一點我們當知道讀古人詞、論古人詞、為古人做總結尺度其實應寬,為時人後人立原則則當嚴,只可用來規範後人,而不能回頭規步前人,切不可本末倒置,以後人所謂的詞律、詞譜去繩墨古人、指摘古人不協律,實在是膠柱鼓瑟、貽笑大方了。www.findart.com.cn

  實際上任何一種文學形式在形成的初期過程中,作家創作對型式、格律、文法必定有一個摸索的階段,就詞而言北宋諸公特別是東坡對格律的突破,實在是難免也是允許的,李清照《論詞》有她詞史上的意義,但是,她好像忘記詞應有的這一個發展成熟的過程,她對前輩詞家的指摘什麼“句讀不葺之詩”、“往往不諧音律”並不公平,事實上正是前輩多方面的嘗試,發展形成了詞的特點,發現了詞別是一家的面目,才令如她這樣的後輩坐享其成。www.findart.com.cn

  詞比詩要求的技巧可能更高一點,而句式更生動,如果以詩的標準來看詞中有時候句意與句式會產生矛盾,詩多是整齊的句子的排列,而詞長短不齊,有時候在詩中一句就好、在詞中卻幾個句子說同一句話,而每句句法、字數也時有參差,甚至同一詞牌下這首詞這處的句子以意屬上、下首詞這處的句子卻又連下,有時候二句分作三句,有時候三句合作二句,其實這正是詞更靈活的特點、更豐富的本色那就是音樂性,──妙在歌者上下縱橫取協爾(楊慎《詞品》)。www.findart.com.cn

  所以,我們今天論古人詞所要注意的便是對詞之句式、斷分、字數、平仄甚至格律、音律所把握態度的寬嚴與通融。

  [此贴子已经被跨下馬,掌中刀.于2003-4-3 13:21:44编辑过]

  就《念奴嬌》而言,愚想以“宋元人多如此填”為標準、或者羅列宋人《念奴嬌》作一總結都不科學,最好亦最簡單僅看看東坡前人、自己、同時人如何填就可以了,好像龍榆生先生亦曾作過的那種羅列比較。

  今天我們知道在東坡之前應該僅存一首念奴嬌,那就是沈唐的“杏花過雨”。www.findart.com.cn

  《全宋詞》:沈唐,字公述,韓琦之客。官大名府簽判,後改辟簽判渭州。

  李清照《詞論》提到他,是北宋初善詞者。

  韓琦,大中祥符元年(1008)生,天聖五年進士(1027),熙寧八年(1075)卒。

  ──熙寧八年,時東坡四十歲,在密州任。

  韓琦乃東坡敬重的前輩,以門生自許。

  沈唐的“杏花過雨”應早過東坡。

  而東坡的兩首念奴嬌皆作於黃州時期,黃庭堅一首念奴嬌遲於東坡,只有東坡僧友仲殊的兩首及蘇黃同時卻不相往來的周邦彥一首不知與東坡的孰早孰遲。www.findart.com.cn

  東坡詞二詞及辛棄疾“海棠花落”、薩都剌“石頭城上”前文已有,現列《全宋詞》所載沈唐、仲殊、周邦彥及黃庭堅各作如下,以資參考──

  念奴嬌

  ──沈唐

  杏花過雨,

  漸殘紅零落,

  胭脂顏色。

  流水飄香人漸遠,

  難託春心脈脈。

  恨別王孫,

  牆陰目斷,

  手把青梅摘。

  金鞍何處,

  綠楊依舊南陌。

  消散雲雨須臾,www.findart.com.cn

  多情因甚,

  有輕離輕拆。

  燕語千般,

  爭解說、

  些子伊家消息。

  厚約深盟,

  除非重見,

  見了方端的。

  而今無奈,

  寸腸千恨堆積。

  念奴嬌

  ──仲殊

  水楓葉下,

  乍湖光清湣�br />涼生商素。

  西帝宸遊羅翠蓋,

  擁出三千宮女。

  絳綵嬌春,

  鉛華掩晝,

  占斷鴛鴦浦。www.findart.com.cn

  歌聲搖曳,

  浣紗人在何處。

  別岸孤裊一枝,

  廣寒宮殿,

  冷落栖愁苦。

  雪豔冰肌羞淡泊,

  偷把胭脂勻注。

  媚臉幌迹�br />芳心泣露,

  不肯為雲雨。

  金波影裏,

  為誰長恁凝佇。

  念奴嬌

  ──仲殊

  故園避暑,

  愛繁陰翳日,

  流霞供酌。

  竹影篩金泉漱玉,

  紅映薇花簾箔。www.findart.com.cn

  素質生風,

  香肌無汗,

  繡扇長閒卻。

  雙鸞栖處,

  綠筠時下風籜。

  吹斷舞影歌聲,

  陽臺人去,

  有當年池閣。

  佩結蘭英凝念久,

  言語精神依約。

  燕別雕梁,

  鴻歸紫塞,

  音信憑誰託。

  爭知好景,

  為君長是蕭索。

  仲殊:──

  北宋僧人﹑詞人。字師利。安州(今湖北安陸)人。本姓張﹐名揮﹐嘗舉進士,後因事出家,仲殊為其法號。生卒年不詳。住蘇州承天寺,後為杭州寶月寺僧。 和蘇軾有交遊。今傳《寶月集》。www.findart.com.cn

  跨案:孔凡禮先生《全宋詞補輯》收有仲殊另一首平韻念奴嬌,頭二句為“延陵初緒,藹遺芳餘慶、直到如今”,“初”或作“福”。

  另據其詞中“廣寒宮殿”,“冷落栖愁苦”,“雪豔冰肌羞淡泊”,“素質生風,香肌無汗”等等語句,愚以為仲殊念奴嬌詞當在東坡黃州詞之後。

  念奴嬌

  ──周邦彥

  醉魂乍醒,

  聽一聲啼鳥,

  幽齋岑寂。

  淡日朦朧初破曉,

  滿眼嬌晴天色。www.findart.com.cn

  最惜香梅,

  凌寒偷綻,

  漏泄春消息。

  池塘芳草,

  又還淑景催逼。

  因念舊日芳菲,

  桃花永巷,

  恰似初相識。

  荏苒時光,

  因慣卻、

  覓雨尋雲蹤跡。

  奈有離拆,

  瑤臺月下,

  回首頻思憶。

  重愁疊恨,

  萬般都在胸臆。

  念奴嬌

  ──黃庭堅

  斷虹霽雨,

  淨秋空,www.findart.com.cn

  山染修眉新綠。

  桂影扶疏,

  誰便道,

  今夕清輝不足。

  萬里青天,

  嫦娥何處,

  駕此一輪玉,

  寒光零亂,

  為誰偏照醽醁,

  年少隨我追游,

  晚涼幽徑,

  繞張園森木。

  共倒金荷家萬里,

  難得樽前相屬。

  老子平生,

  江南江北,

  最愛臨風曲。

  孫郎微笑,

  坐來聲噴霜竹。www.findart.com.cn

  ──以上乃《全宋詞》版本,與東坡詞一樣也有異文,個人認為應以吾前文引胡仔《苕溪漁隱叢話》所錄為是:

  山谷云:八月十七日,與諸生步自永安城,入張寬夫園待月,以金荷葉酌客,客有孫叔敏善長笛,連作數曲,諸生曰:今日之會樂矣,不可以無述,因作此曲記之,文不加點,或以為可繼東坡赤壁之歌。云:──

  斷虹霽雨,

  淨秋空,

  山染修眉新綠。

  桂影扶疏,

  誰便道今夕清輝不足。www.findart.com.cn

  萬里青天,

  嫦娥何處,

  駕此一輪明玉。

  寒光零亂,

  為人偏照醽醁。

  年少隨我追涼,

  晚城幽徑繞芳園森木。

  共倒金荷家萬里,

  難得樽前相屬。

  老子平生,

  江南江北,

  最愛臨風曲。

  孫郎微笑,

  生來聲毸瘛�br />

  苕溪漁隱曰:山谷謂此詞可繼東坡赤壁之歌。

  則東坡“大江東去”詞與上比較有異者幾處:──www.findart.com.cn

  (一)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二)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三)        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四)        羽扇綸巾,笑談間檣艣灰飛煙滅。

  (五)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www.findart.com.cn

  以下我們分句來看東坡的──《念奴嬌》“大江東去”。

  (一)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1.──大江東去。(句)

  ──:為第一句,四字,不用韻,殆無異議。

  2.──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康熙詞譜》:念奴嬌分兩格,以東坡另一首 “憑高眺遠” 為正格,此處細分為兩句,以前五字、後四字為正格,並言“宋元人多如此填”;“大江東去”為別格,前三字、後六字為別格,並言“宋元人如此填者甚少,故以前詞作譜。”www.findart.com.cn

  ──《詞律》:按念奴嬌用仄韻者,惟此二格止矣。其以辛棄疾 “海棠花落”為正格,而“海棠花落”與“憑高眺遠”格式全同,此處亦作前五字、後四字;“大江東去”為別格,前三字、後六字。

  ──《白香詞譜》:次句九字,上三下六,起仄韻;第三四字平仄不拘。本句亦有作上四下五者,不足法也。

  ──《考正白香詞譜》以元薩都剌“石頭城上”為正格,並言:“蘇東坡‘大江東去’一首,作者皆以為祖。天錫此詞,即步東坡原韻,特句法有互異耳。”www.findart.com.cn

  “次句九字,應作上三下六。”

  此處愚想以“宋元人多如此填”為標準、或者羅列宋人念奴嬌作一總結都不科學,最好亦最簡單僅看看東坡前人、自己、同時人如何填就可以了。

  沈唐念奴嬌頭二句作:

  杏花過雨,漸殘紅零落胭脂顏色。

  東坡二闕: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憑高眺遠,見長空萬里雲無留跡。

  仲殊二闕作:

  水楓葉下,乍湖光清湜錾趟亍?www.findart.com.cn

  故園避暑,愛繁陰翳日流霞供酌。

  周邦彥作:

  醉魂乍醒,聽一聲啼鳥幽齋岑寂。

  黃庭堅作:

  斷虹霽雨,淨秋空山染修眉新綠。

  辛棄疾:

  海棠花落,又忽忽過了清明時節。

  薩都剌:

  石頭城上,望天底吳楚眼空無物。

  應作上三下六,還是上五下四呢?

  試讀以上句子有何分別了?真要一分為二的話,我想除了仲殊二闕及周邦彥一闕作上五下四,其他的皆應作上三下六才適合,包括辛棄疾的那闕,甚至,龍榆生先生認為能諧音律的姜夔的那闕也同樣上三下六才更順,不妨細細品味。www.findart.com.cn

  《考正白香詞譜》曰:殊不知其實本無異也,作上三下六句,故第三字平仄不拘。

  ──第二句乃九字長句,以第一字為豆,領起全句,節奏粗分則上三下六或上五下四皆同,細分以一二二四為是。

  至於第三“盡”字仄韻《詞綜》謂與調未協,考此處確實極少用仄韻,因此成為詬病東坡詞不協調的一個主要證據,但是,張宗橚在《詞林紀事》已反駁《詞綜》:“考譜‘浪淘盡’三字平仄未嘗不協,覺‘浪聲沈’更沉著耳。”www.findart.com.cn

  《考正白香詞譜》云:“第三字平仄不拘”,只是,“但以格調論,終應作仄平平為佳。”而已。

  而《詞律》所謂正格的辛棄疾“海棠花落”,第四字“過”為仄聲,則也與眾詞有異,《考正白香詞譜》亦以為“第四字平仄亦可不拘。”

  此說最為通融。

  今人何文匯不疑洪邁記山谷書,反以為發現真跡,此處竟取“大江東去,浪聲沉、千古風流人物。”為是。其專以萬樹《詞律》為尊,卻又不取《詞律》關於此處所言:“余為醒之曰:首句四字不必論,次句九字,語氣相貫,或於三字下、或與五字下略斷,及豆也,非句也。”www.findart.com.cn

  何先生羅列了《全宋詞》所載念奴嬌共三十六首來做比較,並說“赤壁詞以一質實之‘浪’字起句,而現存北宋諸《念奴嬌》詞則用‘漸’、‘淨’、‘乍’、‘愛’、‘聽’、‘記’等動詞或副詞起句。即東坡中秋詞,亦用動詞‘見’字。此债愐病R纱颂帢仿暳鬓D,不宜下質實字。作‘浪淘盡’,其意斷於‘浪’字後;作‘浪聲沈’,則其意須斷於‘聲’字後矣。然辛勿以領字視‘浪’字而謂‘浪聲沈’欠通也。”

  何先生的思維湛晒忠病F洳蝗 袄颂员M”,寧取“浪聲沈”,只是因為“現存北宋初《念奴嬌》此處確無仄聲,故疑東坡原未用‘浪淘盡’一詞也。”按他的邏輯、用他上面的話則北宋諸《念奴嬌》詞皆用一字動詞或副詞起句,他也認為“浪聲沈”其意須斷於“浪聲”後,卻又為何認為“浪聲沈”合律了呢? www.findart.com.cn

  “余喜‘沈’字平聲合律,而‘浪聲沈’亦有沈沉之致也。”

  ──張宗橚曰:“此正如村學究說書,不顧上下語意聯絡,可一噴飯也。”

  何先生斤斤於平仄,僅以“盡”仄、“沈”平為由,卻忽略了整個句子的語意、風格、氣勢、節奏。

  前人早有反駁,正為此輩人發:──

  清.先著、程洪《詞潔》言:“《詞綜》從《容齋續筆》改本,以‘浪聲沈’較‘淘盡’為雅,予謂‘浪淘’字雖粗,然‘聲沈’之下不能接‘千古風流人物’六字。蓋此句之意全屬‘盡’字,不在‘淘’、‘沈’二字分別。”www.findart.com.cn

  清.錢裴仲《雨華盦詞話》曰:“而《詞綜》其赤壁懷古‘浪淘盡’當作‘浪聲沈’,余以為毫釐千里矣,知詞者請再三誦之自見也。夫起句是赤壁,接以‘浪淘盡’三字便入懷古,使‘千古風流人物’直躍出來,若‘浪聲沈’則與下句不相貫串矣。”

  “只要照顧到意義,聲音就會照顧它們自己。”

  ──Lewis Carroll(1832-1898)

  (Take care of the sense,and the sounds will take care of themselves.)www.findart.com.cn

  所以,此二句當如此為是: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第一句,四字,不用韻。

  第二句,九字,要分句的話則為上三下六句,整句的節奏為一二二四。

  以詞律論,頭三字以仄平平為多,東坡作仄平仄乃其與眾詞不同處,雖然前人說“第三字平仄不拘”,但是,沈唐、山谷、東坡後一闕念奴嬌皆作平,而洪邁記山谷書“大江東去”此處亦為之改作,則可見此處當為東坡曲子縛不住者之一端。www.findart.com.cn

  第四字稼軒作仄聲,亦與眾異,上闕四仄韻第一韻在“物”字。

  “浪淘”:──

  龍注:白居易浪淘沙詞:“白浪茫茫與海連,平沙浩浩四無邊。暮去朝來淘不住,遂令東海變桑田。”

  何文匯先生曰:至於“浪淘盡”恐是承劉禹錫“九曲黃河萬里沙,浪淘風簸自天涯”、“流水浪淘不暫停,前波未滅後波生”等句而來。

  跨案:

  就“浪淘”二字而言,亦實不必注。

  蓋因“浪淘沙”乃詞牌,調出樂府,樂府詩集收入近代曲中,本是里闀之曲,在唐代就很流行,且詞句就是詠江浪淘沙的。www.findart.com.cn

  很多詞牌開始的時候同樂府一樣僅是一首詩歌的內容和題目,人們摹擬它,既用其內容本義,也仿照其音樂形式。後來則多數離開了本意,詠寫、唱吟於詞牌毫不相干的題材,詞牌變成了僅僅是一個曲調的名稱。

  白居易、劉禹錫並有此詞,即是詠浪淘沙的,東坡樂府亦有一首《浪淘沙》“昨日出東城”,則僅用其調而已。

  所以“浪淘沙”亦是常語常調,僅僅就“浪淘”二字而言,本無須作注。

  但是,聯繫整個上闕卻又有作注的必要,不過,歷來論家、注家皆忽略了。此處龍注及何文匯先生所引詞皆不確,予以為當引的應該是劉禹錫另一首《浪淘沙》詞:──www.findart.com.cn

  八月濤聲吼地來

  頭高數丈觸山回

  須臾卻入海門去

  捲起沙堆似雪堆

  ──而且應該用來注下文“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句。

  至於“浪淘盡”三字作何解?

  《古典詩詞講演集》

  ──葉嘉瑩著

  河北教育出版社

  1997年第1版第1次印刷

  葉先生解曰:

  ──“而東坡《念奴嬌》單是‘大江東去’頭四個字即表現了長江滾滾,奔騰入海的博大、廣遠景象,意象高遠,眼界開闊。長江自古以來即滾滾東流入海,但中國千百年來有多少盛衰、興亡,多少英雄豪傑都在滔滔滾滾之中消逝了,形象與心情結合得極好,不只寫了歷史,還寫出了歷史的變化;從空間寫到時間,由空間的長江水變成時間的洪流,沖洗盡了千古的人物,不只是渣滓,也洗盡了風流人物。”www.findart.com.cn

  這是最流行、最一般、最通俗的看法。

  而吳雪濤先生在其“蘇軾赤壁懷古詞探討”一文中論及,他綜合別人的意見:

  ──沈祖棻先生在《宋詞賞析》一書中解釋說:“這些人士屬於過去的了,就象沙礫被波浪淘汰了一樣。”……都是把“淘”字解釋成了現在意義上的“淘汰”。因而,“淘盡”便成了淘汰、沖刷殆盡之意。“認為曾經轟轟烈烈的‘風流人物’到頭來都不免被淘汰殆盡,無影無蹤。”

  吳先生說:www.findart.com.cn

  ──把“淘”字作這樣的解釋,卻實在是一種誤解。

  ──那麼,“淘”字究竟應當作何解釋呢?筆者以為,“淘”之一字,雖然含有現在所謂的“淘汰”之義,但卻並不等於“淘汰”。《韻會》在解釋“淘”字時,說“淘澄也”。可見“淘”字兼具二義,一方面是淘汰,另一方面卻是澄積;二者有機結合,才是“淘”的完整意義。

  ──蘇軾曾經說過這樣的話:“大抵作詩當日鍛月鍊,非欲誇奇斗異,要當淘汰出合用字”。這段話所表達的意思,也顯然是指在反復的推敲中,把不合用的字去掉,而將合用的字保留下來。www.findart.com.cn

  ──由此可見,作者用“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這樣一個形象的說法,並不是指“風流人物”全被淘汰掉,恰恰相反,正是說他們永存於歷史的長河中。詞人所以這樣講,其意無非是把古人分作“風流人物”和芸芸眾生兩部分。在他看來,隨著歷史的推移,芸芸眾生都不留任何痕跡地消逝了,而那些“風流人物”卻歷久不滅,永遠活在人們的心中。這就像淘金一樣,沙礫被沖走了,真金卻澄積下來。正是由於有這樣的認識,作者才無限嚮往歷史上的“風流人物”,才寫下了這篇懷古之作。要不然,古人全被“淘汰”,一切皆成“虛無”,詞人還怎麼會緬懷赤壁鏖戰中的“一時多少豪傑”,並且深情地著力刻畫出一個周公瑾的形象來呢?www.findart.com.cn

  跨案:

  真金還得火煉,千古人物也同樣只有經過歷史長河的浪淘才盡出風流、傳名後世,然後順勢推出三國周郎赤壁。

  如果解作風流人物到頭來都不免被淘汰殆盡、無影無蹤了,那麼,下文就無從措手了,而且如果那樣題目就不是懷古而應該是憐古了。也不應該放在開頭,而必象毛澤東《沁園春》一樣放在結尾了:俱往矣,風流人物。

  --吳雪濤先生之說或可如此解,不過,愚以為其實不必,葉先生之解已可,如象吳先生那樣理解則不必“浪淘盡”而應該說“浪淘出”。www.findart.com.cn

  東坡《荊州十首》其四“百年豪傑盡、擾擾見魚蝦。”黃州重陽括杜牧之詩所成的《定風波》有:“登臨不用怨斜暉,古往今來誰不老,多少,牛山何必更沾衣。”《滿庭芳》:“三十三年,今誰存者,算只君與長江。”等句,可見“浪淘盡”三字確是即使風流人物亦不免被淘汰之意。

  ──“浪淘盡”三字固然含著慨歎,本質上卻是讚美,慨歎不過是讚美的另一種表現形式。“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千古風流人物,早已或亦將成為陳跡;然而,“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他們的豐功偉績,亦同這不盡的波濤永遠奔流一樣,將與江河共存,與日月爭光。www.findart.com.cn

  《蘇軾詞賞析集》王思宇著

  巴蜀書社

  跨案:──確實如此,關於東坡此詞實在應該和同時期的二賦一起參看,“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實在就是《赤壁賦》中客的疑問,“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則是東坡的回答了。

  [此贴子已经被跨下馬,掌中刀.于2003-4-3 12:48:54编辑过]

  “千古風流人物”:──李白有詩“風流千古事”。

  葉嘉瑩先生說:www.findart.com.cn

  ──此處的“風流”講的是風行水流,不是現在所謂“風流”的狹窄墮落的意思。古人說“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風流”。風行水流是自然的表現,浪漫的表現。風流人物是光彩的人物,光華風采超出常人。

  跨案:此處葉先生之說為是。

  葉嘉瑩:──從“大江東去”建立起博大、開闊的意象;從“千古風流人物”帶出了時間的長遠;從“浪淘盡”表現了時、空之中的盛衰興亡變化,氣氛培養出來了,再進入主題。www.findart.com.cn